2年前00后广东女孩直言“懒得考清华北大”结果考了多少分?

No Comments

以上这些只能算入门级,真正“凡尔赛界”的王者,来自一名16岁的高二女生,她说:“我懒得考清华北大!”

此话一出,众人哗然,这到底是年少轻狂还是实力所致?两年过去了,女孩到底考了多少分?

“我懒得考清华北大”,这句线年的盛夏。放下这句豪言的女孩名为冼奇琪,2004年5月出生在广东江阳的一个教师之家。

据说有个当老师的家长是件很恐怖的事,老师喜欢管教孩子,对自己的孩子尤为严厉。很幸运,冼奇琪的父母从不“鸡娃”。他们认为,学习新事物是孩子的天性,只需要在生活中引导孩子去探索就行。

因此,冼奇琪小时候有大把的私人时间和空间,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,父母基本上不干涉她做任何事,以此培养孩子的专注力。

有一天晚上,妈妈读书读到个有趣的地方,忍不住会心一笑。在旁边玩耍的冼奇琪看到了,跑过去掰开妈妈的嘴,询问道:“妈妈,妈妈笑什么?”

冼奇琪好奇地盯着书看了好一阵,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。妈妈趁机说:“等小琪琪认识字了,也可以读好玩的故事。”冼奇琪听了,立刻缠住妈妈要学识字。

父母的顺势引导,让冼奇琪拥有强烈的学习欲望,在不知不觉间养成了主动求知的好习惯。

上小学后,父母的“佛系育儿法”有了显著效果。其他同学只会跟在老师身后亦步亦趋,冼奇琪除了掌握课堂知识外,还尝试变换各种思路解决问题。

五年级的一次数学课上,老师正在讲解一道有关“追击问题”的运用题,其他同学都在认真听讲,唯有冼奇琪埋头“开小差”。老师走过去,只见冼奇琪在草稿纸上满满当当写下3种解答该题的方法。

缜密的逻辑和举一反三的能力,让老师发现她是一颗不可多得的好苗子。要知道,在之前冼奇琪从没上过补习班,也没进过奥数培训班,草稿纸上的多种解题思路,纯属她基于本能的探索。

无心插柳柳成荫,这对从不“鸡娃”的父母,起初并没过多替孩子规划未来,也没有为了私欲和虚荣对孩子进行干扰。令父母欣喜的是,冼奇琪的学习天赋日渐凸显,正一点点朝着科研之路上发展。

有人说,优秀的园丁不会按照自己的意志打造小树,只需修剪坏掉的枝叶。孩子就像一棵树,真正优秀的父母好比园丁,能做到不超越边界,让孩子长成他们本来的样子。

小学毕业,冼奇琪凭借优异的成绩,考入华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(简称华大附中)奥数班。广东人把华大附中称为“神学院”,是本省小学生心目中的北大清华,能考入该校的,个个都是天之骄子。

强中自有强中手,由于小学阶段父母的“无为而治”,导致刚入名校的冼奇琪没有特别突出的优势,连专业奥赛组都进不去。

在别人眼中,数学是一门枯燥的学科。而冼奇琪却认为数学充满了韵律美,或有限,或无限;或对立,或统一;或规律,或无序……她还认为,数学的本质是哲学,数字源于虚无,却又承载了人类的精神世界。不得不说,她对数学的认知,早已超越了普通高中生,上升到了专业数论问题。

凭借单纯的热爱,冼奇琪在数学盛宴中大快朵颐酣畅淋漓,终于在高手云集的“神学院”中初现光芒。

2019年9月,冼奇琪上高一,迎来了全国高中数学联赛。由于冼奇琪不是奥数组成员,只能作为陪同前去观战。在老师的鼓励下,她以非参赛组成员的身份加入比赛,一举打败专业的参赛组成员,获得省级第一名的优异成绩。

然而,对数学的热爱,并不影响冼奇琪学习其他功课。上高中后,她每一门学科都位于年级前十名。老师们曾私底下议论过,如此全面发展的孩子,将来一定能上北大清华。

冼奇琪有着天然的好奇心和求知欲,敏而好学不耻下问,这些都是从小养成的好习惯。可是,严格意义上讲她又不是一个“听话”的学生,完全不与老师同频,有着属于自己的节奏。

每学期新课本发下来,冼奇琪便提前学习内容,并以最快速度做完练习册上的题。等同学们写老师布置的作业时,她早就忙着其他事情去了。

对此,冼奇琪表示:“积极主动,才能感受到学习的乐趣,我最不愿意被老师推着走,那种被打乱节奏的感受让人不舒服,会产生负面情绪。”

在数学联赛中取得了好成绩,令冼奇琪信心倍增。与此同时,她看到中科大少年班的招生公告,便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报了名。

中科大被誉为中国科学家的摇篮,国内众多科研工作者都从那里毕业。学校从1978年创建了少年班,专门招收特别拔尖的非高中毕业生进行重点培养,那里的孩子,个个都是“小神童”。

少年班的选取标准非常苛刻,首先有个初试环节,初试通过后和高三学生一起参加高考,根据高考成绩确定复试人选。复试科目为理科方向,这是科研工作者必备的素质之一。最后,才根据高考和复试成绩确定录取名单。

初试是一场打破常规的“热炒热卖”式测试,普通学生根本没法应对。先由中科大教授讲一个课时,课后立刻进入考试环节,以检测学生接受新知识的能力。

上高中后的冼奇琪已经不是个普通学霸了,而是“学神”级人物。她从众多参考者中脱颖而出,成为160名少年班的候选者之一。

为了准备第二年参加高考,冼奇琪找来很多历届考题来摸底,几乎每次都能考六百多分。稳定的成绩让她的内心更加笃定。

2020年,冼奇琪和其他高三学生一起,参加了全国统一高考。由于提前参考,冼奇琪引来了媒体的关注。从考场出来,有记者认出了她,问道:“如果能顺利通过考试,会不会来中科院少年班报到?”

采访视频传出来之后,人们因为这句惊世骇俗的豪言认识了广东姑娘冼奇琪。有人说,小姑娘的底气来源于势力。但更多人对此话表示质疑,嘲讽冼奇琪不知天高地厚。毕竟,清华北大是每一个学子梦寐以求的顶尖学府,多少被称为“超级学霸”的人,穷尽整个青春,也换不来这两所大学的一纸录取通知书。冼奇琪只是个16岁的高二学生,说这话是不是太狂妄了点。

高考结束之后,冼奇琪去深圳参加北大的优秀中学生暑期课堂。高考发榜日,铺天盖地的信息把手机淹没了,亲朋好友纷纷发来祝贺。期间她看了看自己的成绩,663分,意料之中的事,而后很淡定地关掉手机,继续投入到暑期课堂上。

此时,网上再次炸了锅。663分,足足超出高优线分,这让那些质疑者狠狠扇了自己一耳光。一千个人就有一千张嘴,网上众说纷纭,称赞声、质疑声、嘲讽声,声声不断。冼奇琪看到了,也听到了,但她不声明,不解释,不骄傲,不气馁,大有荣辱毁誉皆淡然的豪迈气概。

都说“学神”的世界里只有学习,可冼奇琪却是个例外。和其他女孩一样,她也有着各种特长爱好,是一个妥妥的“斜杠少女”。

倘若被人问及除了学习还有没有其他爱好。小姑娘总是很谦逊地回答:“爱好”这个词很暧昧,不好定义。在她心目中,跳出常规才能叫爱好。别人说弹琴陶冶身心,你就去学琴,那不叫爱好;别人说跳舞能塑造完美体形,你就去跳舞,这也不叫爱好。当代作家冯骥才曾说过,真正的热爱不会受他人左右。

冼奇琪从四岁开始阅读,从八岁开始学琴。她一直很喜欢阅读和弹琴,爱好没有目的性,也就无所谓“坚持”,做这些事只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。而且,她的阅读书目很广泛,既有精彩的文学,也有枯燥的物理、数学,还有非常小众的哲学、政治等。

此外,她还喜欢和自己玩小游戏,走到书架跟前闭上眼睛选,拿到哪本就读哪本。对她来说,越是枯燥的书籍越有趣,因为可以检测自己的耐力和专注力。

在学习上和生活中都有所追求,她的心灵已经非常充盈宁静,才能做到对外界的宠辱不惊。

对于未来,冼奇琪没有特别明确的目标,因为世间唯一不变的就是“变化”,正所谓计划没有变化快。她只有一个较为模糊的方向:希望长大后从事科研工作,这很符合她的爱好和性格特征。

有了方向,上中科大便成为她目前最好的选择。大一上基础学科,大二根据情况选择适合的专业。就目前来说,她想学交叉类学科,并一门深入地学下去。

当被问及小小年纪为何有如此稳定的心态时,冼奇琪更是显现出超越她年龄的超然。大概学理科的孩子更理性一些,她很少冲动,也从未有过歇斯底里的抓狂,未来的每一步都在可控范围内。

具体到应对大型考试,冼奇琪分享了一些她的小小心得,像一句绕口令:用考试的心态写作业,用写作业的心态考试。

很多孩子写作业只为交差,冼奇琪则是用考试的心态来面对,一丝不苟查漏补缺。到了考场上,才能做到真正的不慌不忙胸有成竹。再说,大考小考经历多了,心态也会更加沉稳,用她的话来说,叫“麻木了”。

尽人事听天命,努力之后的随遇而安,是冼奇琪的人生格言。从小到大,并不是每一场考试她都能应对自如。如果真遇到不会的考题,只能蒙,蒙得对蒙不对全靠直觉和天意。如果没把握,她会在内心做最坏的打算。最坏的都能接受,之后不论出现怎样的结果,都会给自己带来小确幸。

很多人嘲讽冼奇琪凡尔赛、说大话、显摆,实际上这只是网友的断章取义。她说“懒得上”,并非瞧不起清华北大,只是认为不用上高三了,可以节约一年时间。

吾生有涯知无涯,人的生命相对于浩瀚的知识海洋来说,太过短暂,也太过渺小。如果能节约一年上高中的时间,早点投入到自己喜欢的科研事业中去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

在“我懒得上清华北大”中所谓的“懒”,并不是人们所理解的躺平,只是一种节省时间和精力的方便说法而已。

冼奇琪说自己的性格的确比较懒,才在那次采访中不经思考说出那句话。正因为“懒”,才让她产生了主动性和创造性。看来“懒”并不是绝对的贬义词,有一种特别的“懒”,能推动社会的发展。文章的最后,希望冼奇琪实现自己的目标,成为一个了不起的科学家,从事着自己热爱的科研工作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